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恋爱 时间:2018-07-31 浏览:
Chateau la coste Chateau la coste 普罗旺斯离塞尚家不到20公里的Le Puy-Sainte-Réparade内有个结合了艺术、建筑、美酒与美食的庄园 Chateau la coste。除了每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Chateau la coste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Chateau la coste

普罗旺斯离塞尚家不到20公里的Le Puy-Sainte-Réparade内有个结合了艺术、建筑、美酒与美食的庄园 Chateau la coste。除了每年生产60万瓶葡萄酒,热爱艺术建筑的庄园老板Paddy McKillen不但在这里安置了他收藏的Louise Bourgeois 的的《屈膝蜘蛛》(Crouching Spider)、Alexander Calder的经典雕塑《小波皱》(Small Crinkly) ,还邀请了普利兹特克建筑奖得主安藤忠雄、Jean Nouvel、Frank Gehry 为他建设,定期邀请艺术家前来展览。法国抒情艺术家Sophie Calle 的展览虽然叫做《死寂》(Dead End),却是今年夏天最热门的展览之一。

沿着chteau la coste葡萄庄园中一条小路,可以来到完全隐匿在园中一处建筑。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这栋由Renzo Piano 设计的空间被用来展示作品与储藏葡萄酒。整块玻璃幕墙的外观和屋顶与用于固定和展示用的简易暴露的混凝土墙形成的鲜明的对比。部分被埋设的建筑突出了屋顶上覆盖着的一根细长的金属拱。这些拱形与葡萄藤的样式遥相呼应,并可以将风帆整合到葡萄园中。就像一种风筝,时而飞翔时而落地。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一条缓坡将游客带到展览馆的入口处。在这个展厅中,你将可以与苏菲·卡尔(Sophie Calle)看到她如何讲述自己最痛苦的时刻。

你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Portrait of Sophie Calle. Photo Jean-Baptiste Mondino.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苏菲·卡尔,《极度疼痛,J-65》(吞拿鱼)(Sophie Calle,"Exquisite Pain, J-65" (Tunas)), 1984/2003,照片,铝板,边框,50 x 60 cm

将亲密关系放在公关场所裸露,苏菲·卡尔40年的艺术家生涯中总是展示和记录着她生命中最为亲密的细节。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展览现场

1984年,卡尔去日本那一年,三十岁。那时候,她正热烈着爱着一个人。她的情人是她父亲的朋友,比她要年长好多。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远远地,隐密地,深切地爱着他。一直到她二十八岁,她才下决心诱惑他,并且成功了。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苏菲·卡尔,《极度疼痛,J-22》(树前的佛)(Sophie Calle,"Exquisite Pain, J-65" (Buddha in front of a tree)), 1984/2003,照片,铝板,边框,80 x 63 cm

去日本实习,意味着必须和他分开三个月。情人说:你不要去,我不能保证我会等你。然而她还是去了,如今想来她也不知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时年轻大胆,还敢考验爱情。在日本时,情人给她写信,跟她约好实习结束后在印度新德里见面。为了这次约会,她焦灼地等待,度日如年,因为其实在去日本的路上,她就已经开始后悔这次出行。

三个月后,在新德里的皇家饭店里,她接到了一个语意含混不清的留言:她的情人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她在震惊和焦虑不安中度过了十个小时,当她最终联系上自己的父亲时,父亲告诉她,她的情人没事。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痛苦倒数75天(图片来自苏菲·卡尔《极度疼痛》台版书) 大家出版|图片提供

她接着再打电话给情人,这一次他亲自接了电话,他说:亲爱的,我不能来了。我本想把你抱在怀里,亲口告诉你一件事的。

苏菲的心往下沉。她鼓足勇气问:你有别人了?

是的,我碰到了另一个女人。

你是认真的吗?

这次我希望我是吧。

苏菲绝望地放下电话。在这个凄清的旅馆房间里,她感到了生平第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她盯着房间内红色的电话,心想,,这种痛要陪伴她一生了。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生命中最痛苦的一刻是什么?对苏菲·卡尔来说便是此刻了。

她向她的朋友或是偶然遇到的陌生人提出一个问题:“您还记得最痛苦的时刻吗?” 她一遍又一遍的讲述,直到故事山穷水尽,或他人的痛苦冲淡了自身的痛苦,这样的交流才宣告结束。三个月的时间之后,卡尔从失恋的痛苦中痊愈了。为了避免复发,她在十五年后才公开了这部化解自己痛苦的作品。

“无论如何,由于害怕再度恶化的可能性,我决定不要使用艺术的方式去挖掘这个经验。当我再度回到它时,15年过去了。”

她在葡萄酒庄建了一座坟墓,埋葬亲情、爱情与猫

苏菲·卡尔《极度疼痛》(台版) 大家出版|图片提供

这构成了她最重要的作品《极度疼痛(exquisite pain)》。这本由摄影与文字构成的“小说”——如果可以称之为小说的话,架构出一件在图像与文字两种媒介间交错表述的伟大作品。